白天的肇周路美食一条街

 时间:2018-09-22 00:07:27 贡献者:聚文惠

导读:白天的肇周路美食一条街肇周路成为美食一条街,只是近几年的事。成为“黑暗 料理”一条街,更是机缘巧合。肇周路的地理位置处在当年 的卢湾区和南市区(黄浦区)之间,有点“三不

【生活揭秘】青岛啤酒一条街的风情见闻
【生活揭秘】青岛啤酒一条街的风情见闻

白天的肇周路美食一条街肇周路成为美食一条街,只是近几年的事。

成为“黑暗 料理”一条街,更是机缘巧合。

肇周路的地理位置处在当年 的卢湾区和南市区(黄浦区)之间,有点“三不管”的意思。

华灯初上, 城管、 工商……都下班了, 只要不碰上倒霉的 “综 合治理” ,利用家里的门面房字或是人行道,夜宵摊子就这 样摆出来了,都是些老百姓喜闻乐见的食物:馄饨、面条、 豆浆、油条……凑巧肇周路上的洗脚店也是很有名的,能成 了气候,想必跟“三不管”的地理位置有关系。

但那已经不 重要了,很快, “美食”超越一切,成了肇周路的一块招牌。

从建国新路到合肥路,短短两百米,一百多个门牌号,甚至 可以忽略坐西朝东的一边,仅仅是马路的一条边,就诞生了 无数的传奇,老绍兴阿姨豆浆、阿鑫面馆、耳光馄饨、长脚 汤面……无需证照,无需房租,自己动手无需用工,就这样 在夹缝中,硬生生开出一片天地,一条没有人认可,但又没 有人不知道的美食街,甚至在上海的黑暗料理界,隐隐然有 了执牛耳的气度。

彩云易散琉璃碎,肇周路夜晚的繁华终于随着市政建设的脚 步而戛然而止。

先是老绍兴阿姨豆浆消失了,然后是耳光馄 饨、阿鑫面馆……一个午后,我就这样误打误撞地走到了肇 周路,幸亏房子还没有拆,只是都动迁了。

一家一家走过去,

那些无证无照的黑暗料理留下的痕迹,还在。

想来是很快就 会消失了,那些挂上灯泡才被人熟知的地方,一旦暴露在阳 光下, 和上海任何一条行将消失的弄堂没有任何区别, 赤裸、 凋敝,散发着让人不适的气味。

几年以后,这里会是什么样 呢?紧邻新天地,不是什么“广场” ,就是什么“中心“吧, 谁又会记得这里曾经的繁华,那些在夹缝中硬生生开出来的 一片,属于老百姓的“新天地”呢? 肇周路建国新路口,老绍兴阿姨豆浆摊旧址 当年排队等候吃豆浆油条的人们 肇周路同仁坊过街楼,招牌是谁写的无从考证,但这几个字 意境不俗,颇有汉简的意味 同仁坊一头通唐家湾,远处的高楼大厦 弄堂幽深的出入口 高价回收一切旧东西, “您不要的东西我要,谢谢……” 这里曾有一家山寨的“豆浆油条店” ,不堪在老绍兴阿姨那 里排队的吃客常来这里,慢慢也成了气候 小店搬到了西凌家宅路,老顾客,地图侬看得懂伐? 大名鼎鼎的阿鑫面馆,现在雁荡路开了新店,成了一代“网 红” ,吃他一碗面至少排队一小时 阿鑫面馆遗留的价目表,搬到雁荡路以后,价钱当然……你 懂的 肇周路阿鑫面馆晚上营业时的旧照

阿鑫面馆著名的蟹粉面,索价 168 元。

我要第 N 次地重复那 段传奇:我无比尊敬和热爱的好友@Maxwell 吃过一次双 浇,老板阿鑫老实不客气地收了他 336,送给他一只咸蛋黄 狮子头。

这家面馆还开着,一开间门面,有将军肚的人根本走不进去 271 号的信箱,玻璃窗上糊着一张《China Daily》 ,看这份英 文报纸的人去了哪里? 渐渐走到了肇周路合肥路口,这里曾经是上海黑暗料理的一 个地标:耳光馄饨,所谓“打耳光不放” ,无非是葱花骨汤 加一勺猪油,也有人吐槽说耳光馄饨并没有那么稀奇,皮子 如何如何,芯子如何如何……但很多很多人在这里吃到了 “妈妈的味道” ,没人打他们耳光,他们就是喜欢来。

耳光馄饨的牌子还在,店已经搬到了老南市的黄家阙路 耳光馄饨晚上六点才开门营业,五点城管工商下班嘛……下 午三四点钟排场就摆出来了, 烧辣酱、 斩大排、 煎荷包蛋…… 那种香气……隔壁邻居这么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那就天晓 得了。

炸猪排?要起大油锅的东西,这里是没有的 肇周路 209 号最后的守望者,爷叔:手机里有什么好看的? 挂在树上的大脚丫子还在,只是不知道到了晚上,它是否还 会发出妖冶的光,赤橙黄绿青蓝紫……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